首页 > 标签

车上几个操着不同口音的人渐渐卷入睡梦的皮囊

习惯了高原生活生计,到了内对吸上含氧鼓鼓的氧气反倒有点晕撑了。我记得还未前往时心里的胆寒,即使是3000多米的海拔,对我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坎台。正正在登上海拔5200米的色拉乌孜从峰后,我...

发布时间:2019-08-18 标签TAG: 雍布拉康